Fork me on GitHub

《寒冬夜行人》读后感--探寻生活的无限可能性

探寻生活的无限可能性

前两天读完卡尔维诺的《寒冬夜行人》,一直想写点什么,但是迟迟下不了手。今天王二躺在床上,来了一些灵感,索性就随便写点什么。

首先来说,这本书很‘难读’,倒不是因为它烂(豆瓣评分8.7),而是在于它独特的叙事结构,这位意大利佬竟然给我们设置了十个小说的开头。

如果把每一篇都单独抽出来看,绝对一个个都是好的小说,可是作者却又在小说的最精彩的部分就停止了,因为印刷错误或者其他什么奇葩原因,小说的下文不见了,王二只能‘被迫’与作者一起去寻找每个小说的下半部分。每当找到线索,翻开书页时,却发现是一本于之前完全没关系的书,没办法,就先看着呗,可是当再次看到最精彩的部分,小说的下文又没了,然后又继续寻找。就这样,王二被来回‘折磨’了十次。

更要命每个故事里又会出现很多人物名称,所以你会发现王二会不停的前后翻阅小说,只是为了理清不同人物名称的人物关系。还好王二读的是电子版,看到没印象的人物名称可以全局搜索,读纸质版书的同学估计要比王二惨多了。

回归正题,读完整本书,王二能隐约感受到作者贯穿整个小说的主题–探寻小说的无限可能性,即探索文字之外的东西。就像作者在《在月光照耀的落叶上》片段里写到:“小说中未言明的东西比言明的东西更加丰富,只有让言明的东西发生折射才能想像出那些未言明的东西。

作者在小说片段《向着黑魆魆的下边观看》里还写到:“那段故事我早晚会讲出来的,不过得在讲述其他故事时顺便讲出来,既不特别突出它,也不带有特殊的感情色彩,不过是愉快地去回忆它与讲述它。”

这种点儿不破的叙事技巧,其实是最能激发读者想象的。读完之后王二感叹原来小说还能这么写,故事情节还能这样展开。

之前在大学里度过王小波的《万寿寺》,也有过这种感觉。一个故事有无数种开始,无数个过程,像是进入一个迷宫,无数个十字路口,有如薛定谔状态的故事,让人找不到结局,然而到最后终究一个完整的故事。这个故事可以是这样,也可以是那样,拥有无限的可能性。就好似在平行世界里,亿万个王二也在上演不同的故事。

问题的关键在于,你是否能想象出生活还能有那样的可能性,关键在于你自己。

-------------本文结束感谢您的阅读-------------